第249章 套麻袋最方便_四合院:刀劈易中海,院里谁不服
笔趣阁 > 四合院:刀劈易中海,院里谁不服 > 第249章 套麻袋最方便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9章 套麻袋最方便

  “我不赞同继斌和浩明的意见。”

  丁克刚举手。

  几个目光都移向丁克刚。

  “你俩是不是忘了,今天陈家的主婚人是谁?”

  丁克刚嘴角翘起,挑了挑眉。

  “是梅局长,咋了?”

  邱继斌回了一句,脑子很快反应过来:“让梅局安排公安查查那人底细?”

  “这么整的话,需要让梅局帮忙,一点小事何必麻烦梅局,不如就按我的计划,直接套麻袋。”

  邱继斌没说的是,他心里挺害怕和公安打交道。

  或许说,讨厌别人用权势压人。

  因为他自身没有权势,经常属于被压迫的那一方。

  “我也认同继斌的意见,麻袋一套,方便快捷。”

  杨浩明发表意见。

  “如果陈建业身后没人,套麻袋确实可以。”

  “但他现在有人扶持,何必自己动手,这事都不用惊动梅局。”

  “建业,你要是同意,我可以帮你在公安找两个人干活,那人既然举报你,我肯定能问清楚他的个人信息和情况。”

  “我就不信,天底下有一点错误都不犯的人。”

  丁克刚说明自己的想法。

  公安绝对是专业的。

  丁克刚可以保证,自己抓人绝对有凭有据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借用梅叔的权力办事?”

  陈建业是聪明人,很快就明白了丁克刚的想法。

  很多时候,大领导的亲戚想要办事,不需要大领导点头或者给谁打招呼。

  只要让其他人知道,自己是大领导的亲戚就行了。

  想要给大领导亲戚帮忙的热心人有很多。

  “可以这么说,其实你想要发展好,免不了和公安接触。”

  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,你确实是事出有因。”

  丁克刚点头。

  “这事我自己先想想,等有结果了,再和你们仨说。”

  陈建业微微一笑。

  心里已经有了想法。

  想要套贾张氏的麻袋,还挺不容易。

  毕竟贾张氏晚上一般不出门。

  而借用梅叔的权势,陈建业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。

  自己最重要的任务是刷经验,升级,以及造人。

  其他的事都得靠边站。

  丁克刚三人不再多说。

  都是成年人了,该办什么事自己心里有数。

  有需要吱个声,没需要,旁人没必要去反复提醒。

  四人闲扯了一会,陈建业和冉秋叶送三位发小出门。

  “建业,今天我得谢谢你,让我在梅局面前露了个脸。”

  “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。”

  丁克刚笑着道。

  “说那话,以后你好好干,想要升官,我领你去梅叔家拜码头。”

  “咱们是发小,肯定要帮你。”

  陈建业随和说道。

  “好,以后有啥事吱声。”

  得到了许诺,丁克刚心里轻松很多。

  “建业,我和浩明一块回去了。”

  邱继斌喊道。

  “明天我去找你,放心,答应你的事这周办妥。”

  陈建业大声回道。

  “哈哈,等你好消息。”

  邱继斌脸上露出灿烂笑容。

  两人心照不宣。

  等发小都离开了,陈建业牵着冉秋叶的手进入院里。

  “建业,领媳妇溜达呢。”

  三大妈笑呵呵的搭话。

  “是啊,领着媳妇熟悉熟悉咱们院儿。”

  陈建业回了一句,跟冉秋叶介绍:“这位是我们前院三大爷阎阜贵的媳妇,平时我们都管她叫三大妈。”

  “三大爷阎阜贵是红星小学的老师,跟你是同事呢。”

  “三大妈好。”

  冉秋叶喊了一声。

  “好好好,小姑娘真漂亮,工作单位也好,建业有福气啊。”

  三大妈笑呵呵道。

  陈建业领着冉秋叶,在院里兜了一圈。

  同时把院里的住户,给冉秋叶介绍了一遍。

  回到屋里,他拿出一张纸,划出大院的房子结构,写上各个房子内的住户。

  例如前院有阎家,白家

  画在图上,目视效果更加明显。

  冉秋叶看了一会,便记在心里。

  “等这周六,我先送你去学校上班,再去轧钢厂。”

  陈建业说道。

  “不用兜那么大一圈,我走路去就行。”

  “院里距离学校也不远。”

  冉秋叶很是自立。

  “那也行。”

  “哎,咱们收了多少礼金,算明白了吗?”

  陈建业说起正事。

  “七十四块三毛。”

  说起礼金,冉秋叶嘴角露出难以抑制的笑容。

  “这么多?”

  陈建业都震惊了。

  他才办了八桌席。

  一桌席八个人,那才64个人。

  院里住户都得占一半。

  四九城随礼有行情价,一般给个三五毛就行。

  陈建业估摸着,礼金能有个三五十块顶天了。

  没想到直接翻了一倍。

  “喏,礼簿在这里。”

  “梅局长随了二十块钱,他出手真阔绰。”

  “你那几个发小,邱继斌随了五块,丁克刚两块,杨浩明两块。”

  “那些个轧钢厂的同事,都随了一块钱,他们加起来都有十二块钱了。”

  “.......”

  冉秋叶一笔一笔算着。

  陈建业明白了。

  梅宇波加上三个发小还有轧钢厂同事,合起来随了四十一块钱的礼金。

  占据了礼金数量的一半多。

  其他人倒是比较正常。

  这么一看,礼金最后达到七十四块三毛,很正常。

  “让梅叔破费了。”

  陈建业有些惭愧。

  几个发小给五块两块,其实无所谓。

  因为到他们结婚的时候,陈建业得等额随礼回去。

  礼尚往来嘛。

  自己办席,别人随多少钱的礼,等别人办席的时候,自己得随回去。

  这是最基本的认知。

  所以哪怕发小随十块八块,陈建业也能坦然接受。

  但梅宇波随礼,那等于白送。

  因为梅宇波结婚了,两个孩子也结婚了。

  他自个办席的事等于没了。

  陈建业连随礼还回去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妥妥的白得二十块钱。

  “咱们下回去梅家,多备点礼呗。”

  冉秋叶说道。

  “去你家也得多备点礼。”

  “老丈人给我们送了缝纫机,这玩意得好几百呢。”

  陈建业嘿嘿笑道。

  “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,当然得为我考虑。”

  冉秋叶微微昂头,脸上有几分小得意。

  丰厚的嫁妆,是女人嫁进夫家最大的底气。

  “下次去,给咱们爸送茅台,给咱妈送雅霜的护肤品。”

  陈建业朗声道。

  “那还是算了吧,都是我的钱。”

  冉秋叶把装钱的袋子系好,装进衣柜里面藏着。

  陈建业哭笑不得。

  天底下果然只有为儿女考虑的爸妈,没有为爸妈考虑的儿女。

  “哎,你和那个叫邱继斌约好的事,是啥事啊?”

  冉秋叶把钱藏好了,又问道。

  “啊,一点小事,我有个产红薯玉米土豆的渠道,想要让继斌帮我销货。”

  陈建业轻描淡写。

  “他靠谱吗?倒卖粮食可是大罪。”

  “咱们安安稳稳上班得了,没必要挣这点小钱。”

  冉秋叶一脸担心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n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n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